赛车

屡现骗局专家建议通过立法来规范

2019-08-14 18:1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一种卡,无论相距多远,都能让你清晰地知道别人在谈些什么、做些什么、在什么位置。或许,你认为这仅是一个玩笑。但现在,确有一款 功能强大 的手机卡在网络上 横空出世 ,功能强大得足以让你瞠目结舌

对方通话时,可以清楚地听到对方的谈话内容;卫星导航系统,可以显示对方所在地,误差能够精确到5米以内;全国范围,不限距离,不限场地,对方手机每次使用QQ收发信息都会自动转发一份到指定手机上;免费拨打各地电话

一张小小卡片,监听、定位诸项功能无一不全。也许你会问,真有这样的技术吗?在这项技术面前,我们还有没有隐私?疑问背后,隐藏的又是什么?

再交一次钱就可以了?

最近,北京的王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的遭遇

王女士是北京一家外企广告部的员工。因为经常出差在外,每次与男朋友见面的时间间隔较长。 男朋友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我们的感情依然如初么?王女士心里不断地画着问号。慢慢地,她产生了 偷窥 男朋友的 欲望 。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女士看到深圳一家公司出售智能手机一卡通(即 )的信息。据网站介绍,该卡具有通话监听、QQ信息监控、定位追踪等多项功能。

真有这样神奇的卡吗?王女士的心为之一动。是不是以后男朋友的行踪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根据网站所留联系方式,王女士拨通了销售方的电话。对方介绍说,该公司确实在出售此卡。购买该卡以后,将卡插入手机里面,只要输入拟监听对象的手机号码,在5到8分钟之内就可以把对方的密码和PIN码破译出来,然后在对方通话时,就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还可以进行短信拦截、GPRS定位、在不方便接听的时候进行录音

得知此卡有如此多功能,王女士喜出望外。根据销售方的要求,支付了100元的 定金 ,以 货到付款 的方式购买。根据协议,该公司将在收到余下的700元货款后,向王女士提供手机卡的使用密码。时隔不久,王女士收到一封来自深圳的快递,里面装的正是自己 朝思暮想 的 多功能卡 。但是,开通该卡需要公司提供密码以后才能进行。

随后,王女士向销售方支付了剩余的700元购款,该公司如约向王女士提供了一个密码。但此时,该公司又向王女士提出,现在该卡依然不能使用,还需再缴纳1750元、为期五年的手机通信费才能使用。

为什么卡没有开通,却要预先缴纳五年的通信费?王女士心里产生了疑问。当她提出能否向联通公司缴纳通信费时,该公司予以拒绝。至此,王女士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

了解到王女士的经历以后,记者上网搜索了一下,具有类似经历的人还真不少。 的信息多如牛毛,各项监听功能应有尽有。但与此相伴,又有众多的网友在诉说自己被骗的经历,被骗资金少则数百,多则上万。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拨通了武汉一家 商家的电话。据商家介绍,他们也是采取货到付款的方式,同样需要事前缴纳100元的定金。卡分多种,价格依监听功能的大小而定。记者以需要考虑为借口,挂断了电话。

这项技术到底有没有?

在无线通信时代, 手机监听 这项技术到底有没有?它是否已经私下流通?

据金山网络新闻中心的资料显示,金山网络安全中心对互联网上所有 卡和手机监听软件网站进行检测,发现大量网站是欺诈网站,根本不存在所谓的 。另外,记者从中国电信部门了解到,电信公司提供给客户的是安全性很高的手机卡,只要手机卡在自己手中是不可能被他人复制的,现在所谓的能实时监听他人电话的设备在理论上是不能完全实现的。

这些资料提供的信息准确吗?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阚凯力教授和吴洪教授。

此种技术肯定存在,否则安全部门如何监听?民间也可能非法存在此项技术,只是范围大小而已。 虽然身在国外,阚凯力还是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现在人们认为这项技术是高科技,很神秘。其实差不多在十年前,我就听说过这项技术,只是那时候还不普遍罢了。 吴洪的回答让记者感到吃惊。吴洪说,过去监听不被人关注,现在所谓的监听卡却大行其道,从社会环境来讲,道德败坏、信任缺失是一大原因。但从积极的意义来说,如今信息的价值、信息的作用被广泛重视也是一个进步。

不过,吴洪认为,不管现在市场上的卖家如何夸大 的功能,实际上他们都是做不到的,都是为了骗钱。只要交钱,卖家就能帮你实现监听,这是不可能的。但这项技术是客观存在的,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能实现。

既然专家认为 这项技术存在,那么出现问题怎么处理?记者在几个相关部门网站的公众留言里进行了询问。截至发稿前,只有工业与信息化部的网站给予回复。回复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出现问题了可以依 电信服务质量与话费争议申诉程序 进行申诉。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用户可拨打省会城市电话区号加12 00。

问题面前,民众利益如何保护?

问题频现,引起专家、代表的担忧。

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我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说可以帮我复制别人的手机卡,监听别人通话等。每次收到类似诈骗短信,我都会向有关部门打电话举报。但因为没有受骗后果,很难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据吴洪分析, 的问题之所以出现,从需求方看,主要是人和人之间缺乏信任造成的,从供给方来看,是见利忘义,不惜以身试法。

对于问题的解决,阚凯力认为,采取任何安全措施,都有安全与便利成本的代价,而且措施的效果只能是相对的。另外,还要受到国家的限制,例如信息加密就要受限。

现在的监听卡实际上是一种诈骗,就是利用想监听别人的心理,出售假技术,这种行为本身已经构成犯罪。法律上对真正的监听产品,没有明确的规定,也没有相关的司法解释。 说起法律条文的欠缺,朱列玉表示担忧, 早年立法的时候,可能没有考虑到随着科技的发展出现的这些问题。现在,民法上规定有保护个人隐私的条文,但是面对众多问题,仅依靠民法保护是不够的。这需要刑法有个明确的说法。让问题长期处于法律的模糊地带,将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同样,在吴洪心中,见效最快的解决途径也是立法,出台一项专属于这个问题的法规。如果没有非常明确的法律规定,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不能给违法者留下打擦边球的余地。

如果不仅仅是诈骗,民间真有这样的技术可以实现监听,又该怎么办?吴洪认为,需要从上到下全方位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例如:监管部门立法规范、对使用者进行安全性教育,鼓励被监听的受害者提高维权意识,对内应外合私售用户信息的运营商公开处理,严打监听卡制作公司等等,最根本的还是社会环境的改变。 但即便所有这些得以实施,在全球化、信息化、物联网、云计算大行其道的今日,手机监听问题也不会一下子消失,这也许是进步的代价。 吴洪表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