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补天道 五七七 旗开得胜,水边的小憩

2019-10-12 19:0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七七 旗开得胜,水边的小憩

黑夜中,鲜血飞溅,战况惨烈。

这是一场奇怪的战斗。虽然双方近身死战,但真正搅动局面的,只有一个爆diǎn。

那就是杨阳。

杨阳宽阔的巨剑,就像一个螺旋桨,又像一阵旋风,搅动全局。他杀伐无算,沉重的巨剑挨着就死,碰着就伤。

而其他九个人,则默契的形成了包围的络,将来袭者如羔羊一般赶到屠刀之下。他们的截断很有默契,几乎不单独行动,一个赶来拦截,另一个必然能插上掩护,最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交织成一个络,将猎物围入陷阱。

黑衣人明显乱了方寸,很多好手还没来得及挥本领,就被驱赶至绞肉机中,立刻送了性命,原本的绝招再也没机会用上了。

驱赶明显比歼灭容易,何况百鸣山弟子本来也不弱。这一场反猎杀结束的异常迅。不过一炷香时分,地下已经全是残肢血肉,再没一个完整的黑衣人。

杨阳在原地旋转一圈,停下了巨剑,道:“真痛快”

孟帅道:“杨师兄威武。”

杨阳笑道:“是孟师弟了得,制定的好战术。果然有效。”

百鸣山弟子在大荒战场中的战术,都是孟帅制定的。他的战术策略异常简单。与一般战术注重集体不同,孟帅反过来注重个人,几套战术都是一个思路,选一个主力,其他人负责打下手。

譬如杨阳这套,杨阳最勇猛,杀伤力强,就由他担当唯一一个杀人机器,其他人围追堵截,把敌人送过来便是。

其实孟帅制定这样的策略,也是情非得已。这个队伍可不是军队,谈不上令行禁止,训练时间更短,复杂的战术没时间排演。而且这些弟子还有一个毛病,就是习惯性藏私。不説出工不出力,但自家的底牌总要藏好。

因此最好的战术就是简单粗暴,让他们每个人做的事尽量少,用孟帅前世的技术来讲,就是流水线。孟帅制定的几个战术,除了主将之外,其他人都是负责拦截等下手活,非常简便,一学就会。就算是主将,也只是单独的拼杀,譬如杨阳那个职责,放开了杀而已,又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战术如此粗疏,但也简单有效。

第一战如此顺利,孟帅的威望提高了不少,他简单的道:“收拾东西,继续前进。尸体放在这里即可。”

因为杨阳尽情搏杀,并没使用武器,这些尸体除了血肉模糊,谁也看不出路数,也不必特意处理。大荒战场每次死的人多了,暴尸荒野也是寻常。

马思思去捡地下的兵刃,孟帅道:“小心,刀刃剧毒无比。”

朱徽冰道:“我来吧。”説着白练一卷,如灵蛇一般,将地下散落的兵刃卷起,又是一抖,兵刃顺着白练滑下,聚在一堆。

侯禹蹲下身,看了看刀锋,哑声道:“果然是蚀心跗骨的剧毒,而且会污染真气,异常了得。是泣血谷的毒药。

乌玮道:“我看也是——果然来袭的是泣血谷啦。他们疯了么,第一天就偷袭,我们还什么都没于,杀了我们也不可能有收获。”

杨阳不以为然道:“泣血谷的疯子,脑子一直不清楚,咱们正常人哪能揣测疯子的想法?也许人家就是拿我们祭旗呢。”

这时,韩凤至清diǎn人数,道:“一共死了七个。”

杨阳道:“泣血谷一共十个人,一下子死了七个,他们是直接退出竞争了。”

韩凤至摇头,道:“恐怕不是。这七个人,我一个也不认得。泣血谷来的那些弟子,我在外面都看见过了,就算不都认得,也记得七八张熟脸。这里面怎么一个都没有?那定然是他们另有渠道偷渡进来的。”

杨阳惊怒道:“怎么可能?七大宗门的掌门都在外面守着,还有五方世界的上使。就凭泣血谷也能偷渡?”

乌玮道:“那只有混入乌合之众中溜进来了。”

杨阳道:“那可是五方世界的上使们亲自选拔……”説到这里,他突然噤声,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

众人一齐噤声,心头掠过一丝乌云——若无上使纵容甚至主持,泣血谷焉能多派如此人手混入大荒战场?

细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乌玮轻轻嘀咕了一声,道:“也不知道是针对我们一家,还是对所有人……”

孟帅吐出两个字,道:“走吧。”

一行人继续赶路,一路上加快了脚步。如果説刚进来众人是强迫自己安静,那此时已经没人再想説话了,每人心中都被阴影压得沉甸甸的,气氛异常压抑。

这样的气氛,随着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照射,渐渐消散了一些。人都是渴望光明的,有了光明,恐惧就没那么容易占据心灵。

太阳越升越高,眼前的景色也变得清晰起来。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清晰的看到大荒战场,之前只在地图上和黑暗中见过。

众人早就知道,除了最中间的环形山,外围的战场是一马平川。但这一马平川中,也偶有凹凸不平之处,有时突然面前横起一道土墙,绵延数里,有时又有小山一样的巨石挡路。有的地方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也有diǎn的地方是寸草不生的裂谷。

据説,大荒战场本来只是一片最普通的丛林,所有千奇百怪的形态,都是当年高手纷争的遗迹。

行了一阵,眼前出现了一块像竹笋一样的巨石,足有三丈来高,正面裂开一道口子,似乎是被人当中劈断过。只是这一剑未竟全功,在最后一刻失败,巨石还是一个整体,只是身上永远带了一道裂缝。

孟帅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确认此地安全,道:“大家在此休整。歇息一个时辰。东边有水源,需要的尽可取用

之所以连夜赶路,此时却不长时间休整,是因为孟帅还是倾向于晓行夜宿。长时间日夜颠倒对收集草药不利,也不利于最后调整状态,准备决战。

接着,孟帅又安排两个人一个在石上,一个在周围放哨,其他人自由休整。

孟帅自己,因为有黑土世界的缘故,倒不用如何休息,他只需要十分钟就能满血复活。不过他回黑土世界还有事,因此将自己安排在半个时辰之后接班放风。

正要抓紧时间进入黑土世界,就见白衣一闪,朱徽冰走过来,坐在他边上。

孟帅一怔,道:“师姐有事?”

朱徽冰道:“算是。韩凤至刚刚清diǎn过死人,一共七个?”

孟帅道:“是的。尸都砍碎了,她数的脑袋。”

朱徽冰道:“可是我收缴的兵刃,却有八把。我看过了,都是正经的武器,不是匕,是单手长武器,绝不可能一人拿两把。”

孟帅脸色一沉,道:“你説有人逃走了?”

朱徽冰道:“我是这么想的。我本来想一开始告诉你,又怕大庭广众之下扰乱人心。”

孟帅diǎn头道:“师姐有心了。”

朱徽冰道:“刚刚我一路上查看,没现有人跟踪。或许是他早已经离开去汇合队伍,若是如此,咱们接下来几天都会遇到连续不断的麻烦。师弟要早做准备。”

孟帅正色道:“我知道,多谢师姐,师姐一向细心,也多替我注意些。”

朱徽冰道:“这个自然。也不知道泣血谷的什么疯,如此找咱们麻烦。不过不管怎么説,我对你有信心。泣血谷算什么,就算是五方世界那些不可一世的天才,也不是你的对手。”説罢起身。

孟帅笑道:“多谢师姐看重——师姐,这个消息不必告诉队伍里的人。”

朱徽冰道:“我明白。你要小心。”

孟帅目送她离去,不由暗自赞叹她用心,居然特意去diǎn了武器,和人数对应。她确实是这次队伍中关键的一环。

他当然会小心,提防泣血谷,还有其他居心叵测的敌人,不过朱徽冰刚刚説到的那个人,倒不在他考虑之内,因为没有人比他刚知道那家伙去哪儿了。

至于泣血谷到底的什么疯,他也想知道,因此他要亲自去问问看。

一眨眼间,他进入了黑土世界。

一进入黑土世界,就见地面上树藤纠缠,绑着一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那人全身黑衣,正是外面失踪的那个袭击者。孟帅有心留一个活口,因此趁机抓了一人,扔进了黑土世界。

虽然当时时间紧迫,他没办法将此人转移到更里面的房屋去,但扔进来立刻制住还是轻而易举的。孟帅是黑土世界的主宰,只要进了此地,万事有他执掌,旁人的生死也在他一念之间。

当然,想要审讯,此地也比外面方便的多。他有太多的手段可以施展。

不过外面是不行的,他专门建造了一个审讯室,配备了各种装备,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资料。

将那人拖入审讯室,装置在椅子上,孟帅才撤去了麻痹作用

,道:“醒醒了。”

那人啊地一声,醒了过来,看到孟帅,立刻要弹起身,奈何身体不由自主,软软的倒了下去。

孟帅直接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黑龙江妇科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