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和父亲的战争

2019-12-07 15:3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和父亲的“战争”

我5岁,他29岁。 有天我哭哭啼啼地跑回家,边抹眼泪边对他说: 我要改名字,我的名字不好听,而且班上有个小朋友的名字跟我一模一样。我讨厌! 名字是你爷爷取的,怎么能说改就改?不行! 他的态度坚决,脸色铁青。我是这个大家族唯一的女孩,爷爷很宠我,名字当然也是爷爷包办的。 我开始哭闹,可是他无动于衷,根本就不理我。我不得不拿出我的杀手锏 不吃饭。我心里盘算:坚持绝食,直到他答应为止。果然,第三天,他宣布,为我改成单名 廖夏 。我高兴板了。我已经饿了两天,如果他再不做出反应,我真不知道该怎么下台。 我16岁,他40岁。 某天吃晚饭时,我小心翼翼地对他说: 我不要去上高中,我要上职中。 只听 砰 的一声巨响,我的三魂六魄都吓掉了一半。我不敢抬头,只顾低着头往嘴里塞饭。我知道一场 大战 即将拉开序幕。 谁唆使你去上职中的?你眼里还有父母吗?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你敢再提,我就揍你。还有你。 他指着我那上小学六年级的老弟,接着说道: 别学你姐,脑子糊了,进水了,好不容易考个好的高中,居然不想去上。 有我什么事,又不是我。 老弟嘴里嘟囔着。我朝他做了个鬼脸。 这一次,我的抗争以完败而告终。 我19岁,他43岁。 黑色的七月终于过去了。走出考场,我长吁一口气。接下来是填志愿。因为这件事,我和他又昏天黑地地吵了好几天,互不相让。我想去外省上大学,脱离他的控制。他则希望我在省内上学,理由是女孩子离家近点好。 在那几天,我们见面就斗嘴。后来弄得老妈都烦死了: 你们再这样,就给我到大街上去吵。 我们只得马上闭嘴。 到了填志愿的那天,他跟着我去了学校。一到学校,他就不见人影,后来我发现,他和我的班主任在一个角落里嘀嘀咕咕。再后来班主任找我谈话,说我报省内那所知名大学的中文系是最保险的。我晕倒!班主任居然被他收买了。 这一次我又以完败告终。不过后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我23岁,他47岁。 我刚刚遭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但我最终失去了我的爱情。那段日子,我不吃不喝,不和任何人交流,人瘦了一大圈。家里再也听不到我和他抬杠的争吵声。 有天深夜,我感觉有人进了房间,他坐在床边,帮我把被子盖好。 孩子,我知道你心里难过,看见你这样不吃不喝,我更难过。从小到大,我都希望把你培养成一个自尊、自爱,自强、自主的女孩子。 他顿了顿。接着说, 你知道我和你母亲是多么心疼你、担心你吗?忘掉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一定会有更好的、更适合你的人在等着你。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那声音明显苍老了很多,没了平时的霸道和强势。说完,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我感觉到他在抽泣。 那夜,我哭得好伤心。 第二天,我开始出现在饭桌上,依然和从前一样挑三拣四,但这回他没有指责我。我悄悄地瞥了他一眼,看见他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现在,虽然我离家在外工作,但我们的 战争 却依然持续着。只不过,现在我们不是面对面,而是靠一根线维系着 战争 。我依然喜欢和他抬杠;喜欢挑他写的工作报告中的毛病;喜欢在做错事情后先死不认账,然后道歉;喜欢和他煲粥,一煲几个小时;喜欢在某个深夜发条信息给他,上面只有五个字: 老爸,我爱你。 我心里清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他就像一盏航灯永远守候着我这艘航船。我一天一天地长大,老爸一天一天地变老。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我希望自己能成为老爸最最贴心的小棉袄。 【我要纠错】 :络小白

烟台治疗妇科费用

遵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临夏县人民医院

艾玛婴儿spa馆

广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小孩晚间咳嗽
四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干咳吃什么好的快
儿童夜间咳嗽怎么办最有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