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调戏诸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剑仙子之怒

2019-10-12 20:20: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剑仙子之怒

对于鱼玄公公来说,七皇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且还曾亲手教导过,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被人杀了,他又怎能甘心,心中也是一阵无名火起。

“遭不遭劫却是不劳公公操心了。”姬九淡淡一笑,“我只知道你们神朝弟子却是遭劫了。”

“你,很好……很可以!”被天尊几句话就给堵了回来,鱼玄公公不禁难色更难看,冷冷说了几句,火气无法发泄,只能死死压抑住,整个人就犹如一只遇火即燃的火药桶。

其余大能见此,也是摇摇头,退后几步。

姬九收回目光,又看向空中的水天相镜,虞凉在猎杀各势力弟子的同时就已经施展了窃天术,所以他现在能清晰地感知到气运的巨大变化。

姬九以七彩观气法内视自己如今的气运,已经发现在浓郁的黑暗之中蕴藏着些许淡蓝色,虽然只是表面上薄薄的一层,却足以令他露出笑容,毕竟没有什么是比自己渡劫提升实力更重要的事情了,而且在黑色气运当中还隐藏着一些淡银色的信仰之力。

两相混合,足以中和掉一些污垢般的黑色气运,他所需要渡过的劫桥天劫强度也会因此下降许多。

“此子有如此杀戮心,却是让我想起三千多年前我们剑阁的一位叛徒,天尊是否和其有什么渊源呢?”剑仙子这时却是看向姬九,美眸微闪,如此熟悉的身形,再加上如此熟悉的行事作风

,不得不让她联系起来那一件事。虽然看起来可能性基本没有,但她还是想试探一下。

“不知道剑仙子说的是哪一件事?恕在下愚笨,实在是猜测不到。”闻言,姬九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意味莫名,随即淡淡反问道。

说实在的,现在暴露身份的话,对姬九而言利大于弊,再加上场中诸多大能在场,他们不可能放任自己不管。万魔窟的旖莲,姬九是在是不放心,她不暗中捅刀子就好了。

此外还有个非敌非友的朔秋无常。这一切实在是说不准。

“天尊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呢,我剑阁如此有名的叛徒,万魔窟四窟主姬魔头,号称百盛界千年以来最年轻的化神强者,他一生杀戮无数,伤天害理,惹得天怒人怨,不过最后在沉月渊一役中自爆身亡。”剑仙子缓缓说道,无视姬九看来的目光。

听闻对话,其余众大能也是来了兴趣,顿时将注意力投向这边来,皆是一副饶有兴趣、看戏的模样。

“哦,原来剑仙子说的是此人,在下虽然孤陋寡闻,但是自然听说过,对于其绝世风采还是不胜心之向往,只是可惜了生不逢时,不然绝对和其把酒言欢。”姬九微微笑道。

“我现在猜测的是,你会不会是其传人?”剑仙子淡淡道。

姬九轻笑一声,直接说道:“若是我说我就是那个姬魔头呢?仙子可信?”

剑仙子冷哼一声,直接别开脑袋,既然如今试探不出来什么,她也就放弃了。

其余人见此也不禁有些失望,他们还指望两人打起来呢,现在看来却是没希望了。

酒和尚却是大有深意地看了姬九一眼,微微摇头。

这天尊的戾气之深,一般人怕是感应不出来,唯有他佛法精深,刚刚以佛眼观之,可见看见这天尊周围围绕着一圈圈猩红色光晕,乍一看仿佛一片无穷血海,其中他甚至可以听见亿万冤魂哭嚎,无数的惨白手臂自其中伸出来,似乎要把这天尊拖下其中,和他们一样永世沉沦。

“也不知他手下到底是杀了多少生灵。”酒和尚心中叹息自语。

……

宋玉浩现在的位置是一片密林。夜色深沉,他看不清周围的景色,四周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薄雾里。可头顶又是朗月晴空,星月光辉倾斜下来,一地水银般的明亮。

他的身躯僵硬,正一步一步地挪动。他感觉到身后有冰冷的东西刺着他的脊梁骨,多年的搏杀经验告诉他,那是刺骨的杀气,所以他现在不能转头,不能加快速度,更不能转向。

宋玉浩只能看向前方,一株巨大的古树的枝干横过整座密林,像是森严的大门,密密麻麻的枝干在地面上投下浓重的阴影。

“是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宋玉浩大声说道。

他是剑阁藏虚峰的内门弟子,如今才六百多岁已是筑宫中期实力,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他还不想死,来参加四方会也是迫不得已。

求生的欲望让他脚步更加发软,浑身更是被下了诅咒一般,提不起丝毫的勇气和力气来。他想起了最近森林里的传言,夜里有鬼出没。

一个白头发的鬼。

忽然,他听见脚步声了,如此清晰,就仿佛在他身后响起一样。

宋玉浩豁然转身,拔剑,大喊,“来呀!来啊,来杀我……”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身后是长刀离鞘的清脆刀鸣。

宋玉浩用尽全身力气转身,他的瞳孔猛地扩大,他看见了一头白发,那头白发在月光下亮白如银!

这是他眼里的最后画面。

……

“烟师姐,这是我们剑阁被杀害的第四位弟子了。”身穿白衣、身材娇小的少女满目不忍和悲愤,也不顾血腥肮脏,抱着宋玉浩的头颅走回,看向另一个白衣少女说道。

烟剑漓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大,背负长剑,身形瘦削而挺秀,白衣洗得发白还有补丁,脚下草履鞋也穿出了破洞,看上去非常寒酸,一副苦修士的模样。

“第四位了么?”烟剑漓的声音很空灵澄澈,但听起来却宛如剑一般,透着股锋芒味道。

她接过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微微长着老茧的小手按在头颅上面,随即她闭上眼睛,一股微弱的呼唤顺着手臂传入头颅之中,接着其余人便看见那漆黑空洞的眼珠似乎动了一动,最后其中变幻、凝聚、定格成了一副画面。

夜色下,一头染血的长发消逝在密林深处。

“又是他,白发鬼。”身材娇小的少女满脸仇恨说道。

每一个被杀的剑阁弟子眼中,都有一头染血的白发默默消逝不见。这已经成了白发鬼出手的标志。

“我会找到他,然后杀了他的,为师弟师妹们报仇。“烟剑漓淡淡说道,话语虽轻,却是隐含着无穷的杀气和愤怒,了解她的人都清楚。

……

登天台中发生的一切,外界众人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包括各种细节。

所以现在剑仙子已经出离愤怒了,以她上千年的心境修为,在这时仍是控制不住,美眸含霜,冷冷看着姬九,说道:“天尊若是对我不满,对我剑阁不满,直接说出来便是,让门下弟子虐杀我剑阁弟子这算什么?”

其余大能见此也是暗暗咂舌,这白发鬼折磨对手的残酷手段,简直和猫戏老鼠无异,让他们见了也脊背发凉,当然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残忍罢了。所以对剑阁还是稍微有点同情的,这些弟子莫不成招惹到了这天尊还是说他们自己运气不好。

姬九闻言挑了挑眉梢,有些困惑地问道:“剑仙子何出此言呢?众所周知,一进入登天台就和外界完全隔绝,我怎么吩咐虞凉去屠杀你们剑阁弟子?做事得讲究证据,我和你们剑阁无冤无仇的,这锅我可不背。况且我也没这么神通广大。”

“那他为何下如此狠手?”剑仙子依旧咬着不放。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运气问题吧,等虞凉出来,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给剑仙子一个交代。”姬九轻笑道。

“你……你怎么能如此敷衍了事?”剑仙子不禁气急道,她的直觉在告诉她,此事一定和姬九有关。但姬九的说法并无道理,眼见周围投来的嘲笑和同情目光,她脸色更加难看。

姬九忍不住皱了皱,众人只觉这瞬间一股冰冷压抑气息迎面而来,仿佛漆黑夜色笼罩而来一般,只见天尊收敛笑意,淡淡问道:“那剑仙子是想要怎么一个交代呢?要不我俩打上一场,生死勿论怎么样?这样我就给再你们剑阁一个交代?”

众人此刻也觉剑仙子有点咄咄逼人了,眉头微皱。

唯一不怕事情闹大的就只有万魔窟三窟主旖莲了,她那双双色瞳孔幽幽转着,仿佛看不见底的深邃旋涡,浅笑道:“好呀,我倒是想见一见剑仙子的御剑神通,只是不知今日有没有机会呢?”

被众多道目光注视着,剑仙子脸色难堪,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对着姬九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怎么,剑仙子是以为我好欺负不成?随意骂两句就偃旗息鼓了?”姬九却是不肯罢休,眼中流转风雪气息,却是没有施展众人熟悉的招式,下一刻,一条冰雪凝聚而成的冰霜长龙凭空出现,其庞大的身躯上万千风雪弥漫,空气中温度也随之急剧下降,宛如来到寒冬腊月之中。

冰雪巨龙夭首而视,和剑仙子遥遥对视,虽是冰雪凝聚之身,但和恢复原身的龙族毫无差异,栩栩如生,纤毫毕露,仿佛晶莹剔透的冰雕,但其身上流露的强大威压,却是没人敢小觑。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你想怎么样?”剑仙子见此,长剑离鞘半截,冷冷问道。

姬九耸耸肩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在下缺一个侍剑丫鬟,我看剑仙子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溪治疗卵巢炎医院
揭阳妇科医院
铜川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溪治疗盆腔炎方法
揭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