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乒乓赛场特殊中国脸海外兵团将迎退役潮

2019-03-26 12:19: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海 外 兵团”在里约乒乓赛场“走得最远”的是韩莹,她将在女团决赛中代表德国队对阵中国队。

“海外兵团”中的荷兰2李。左为成都妹子李洁。 陈甘露摄

“啊嘞,啊咧啊嘞啊嘞……”距离巴哈奥林匹克公园步行10分钟的地方,就是里约奥运会的乒乓球馆,几乎把球馆坐满的巴西观众,一直情绪高涨地唱着这首足球热曲,在他们眼里,游泳也好、乒乓也好、体操也好,加油的方式和足球没什么两样。来一点人浪,吼几嗓子嗨歌,就是巴西人看乒乓球的打开方式。

看台上是巴西人在嗨,而在乒乓球的赛场上,最嗨的却是中国人,这并不是指代表中国队参赛的中国队员,而是赛场上处处都能看到“中国脸”。今年里约奥运的所有乒乓球项目,共有172人参赛,这里面,华人选手就有39位,几乎占了1/4,难怪网上有这么一个段子:里约奥运会已成“全运会”。

今天是乒乓球团体赛的金牌日,里约奥运会的乒乓球比赛也将就此闭幕,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采访了球场里唯一的成都妹子——代表荷兰队出战的李洁,听她讲述3届奥运会的感受,固然,也听听她怎样看“海外兵团”。

一大波“海外兵团”即将退役

下一届奥运会“中国面孔”不会那么多

球场里,有一位成都女孩,她也是里约奥运会唯一的成都妹子,虽然朱雨玲也坐在看台上,但这位拿着国乒P卡的成都妹子却没法在里约登台。

女子团体第一轮,荷兰队遭遇奥地利,两队的“配置”一模一样——两位“海外兵团”配一名本土选手。本来,作为欧洲冠军,荷兰队的实力要强一些,不过,比赛打得非常不顺利,李洁拿下第一场女单后,奥地利队连赢后面三场逆转,最后一场女单对话厄尔兰德对刘佳,这位荷兰小姑娘几近打哭了,脸热得通红,她好几次救下局点、赛点,现场几近把乒乓球馆地板踏破的加油声,全是为她而来。

遗憾的是,荷兰队还是输了,厄尔兰德的眼泪立刻飙了出来,队友李洁和李佼站在她身后,捏她的肩膀。

对厄尔兰德来讲,她第一天亮相里约就意味着结束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而对队里年龄最大、一样也是第一天亮相的李佼来说,这也真的是她在奥运赛场的最后一天。

混合采访区吃什么能治头痛,李洁的眼里还是泪水,“实在是太遗憾了,真的太遗憾了。”女团首轮出局,她是想也没有想过的。“我们这次其实没有太看重单打,主要的心思都花在双打上,由于我们团队还是很默契,而且李佼姐的最后1届奥运会,我们也想好好拼一下,争取一个好名次。”抽签结果出来后,李洁发现荷兰队完善地避开了中国队,“我们还在想,或许这次有块牌,但……”

虽然女团一开始就输了,但李洁相比大多数人来说绝对是幸福的,6岁开始打球时,参加奥运会就成为李洁的梦想,那时的她完全不知道,通往奥运舞台的路会多艰苦。16岁那年,似乎是人生中距离梦想最远的时刻,选择去荷兰俱乐部打球的李洁,早就把这个梦想深埋了。在荷兰漂泊了7年后,梦想仿佛从天而降——2008年4月,她拿到了北京奥运会的门票,一年后,她带领荷兰队拿到欧洲团体冠军,2012年伦敦奥运会,她更进一步取得女单8强。4年后的里约,成绩定格在女团首轮出局,这位已经打了26年球的老将,终究感到了一丝疲惫。

“佼姐肯定是最后1届了,至于我可能回来还要好好想一下,现在的我很犹豫,由于我已感觉不到打球的兴奋了。”第一次奥运会之旅是2008年,那时的李洁激动得晚上都睡不着,在伦敦也是她职业生涯的黄金年代,“走进场最少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但现在在里约,进来都没啥感觉,按理说这么大的球场、这样的舞台、这么多观众,竟然没有啥感觉,可能也是打疲了。”

第一次感到没有兴奋的爆点、更希望留在家里陪陪孩子,球场上拴住李洁的东西愈来愈少,而家庭和未知的新世界对她来说,吸引更大。虽然她还在犹豫,但像李佼、何志文等海外兵团的元老已经下定了决心,里约奥运会是他们职业生涯的终点站。

可以肯定的是,下一届的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场上的华人面孔会少一些,占参赛选手四分之一的盛况或许将成为海外军团的历史巅峰。

狼没有养大却肥了“自己人”

乒乓文化输出星星之火一定可以燎原

在中国的各支梦之队里,最不惧怕,甚至最欢迎“海外兵团”的就是中国乒乓球队。唱着乒乒乓乓天下无双的同时,中国乒协还推出了“养狼计划”,让优秀的运动员、教练员到乒乓球不发达的地方去推广、去播种,去培育出一匹匹能和中国队较量的野狼。

事实证明,多年来的养狼最终肥了“自己人”,里约奥运会上还是海外兵团的天下,而其他国家和地区自己培养的球员依然稀少。

就拿荷兰队来说,在荷兰漂了10多年的李洁、快2十年的李佼,坚持到现在不退役的一个最重要缘由是,荷兰没有人。“我们也想退啊,如

果有打得好的本土的,我们也肯定高兴,但真的没有。”这支荷兰队的年龄构成可谓断层分明——70后的李佼、80后的李洁、90后的厄尔兰德,“荷兰本土真的没有可以打的球员,如果李佼退役了,我都不知道下一届奥运会咋个打。”李佼其实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就转型当了荷兰国家队男队教练,但2015年又被迫复出参加里约奥运会。“回去后,李佼姐肯定是要专心带男队了,但毕竟文化不一样,带起来太难了。”

没有人的不但仅是荷兰,奥地利多年来仍然这样的配置,刘佳、李倩、搭档一个老外;许多欧美女队,也几近几年不变地保持这样的阵容。“乒乓球的推行和发展,确实在其他国家不好,在荷兰几近没人玩乒乓球,玩是可以玩,但没有当做职业的,他们最欢迎的运动还是足球、滑板等。”不过,放眼全部欧洲,荷兰的乒乓球推行最好,“李佼当了男队教练后男队的进步也很大,欧洲比赛成绩不错,有人能亮相奥运会,对荷兰乒协和奥委会来讲,已经很棒了。”比赛之余,荷兰乒协还定期让“2李”去小学的孩子们中间打表演赛,影响了很多人。“这十年来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荷兰的乒乓球在欧洲发展算很好的了。”

因为“二李”的影响力,荷兰队成了欧洲豪门,而其他国家显然不如荷兰那么荣幸,比如,东道主巴西队。记者在采访巴西国家足球博物馆时,那位英语解说员听说记者来自中国,非常傲娇地夸耀:“我是一个乒乓球超级高手,固然不算伟大的球手。”而他的水平到底怎样,估计也是个悬案。固然,他告知记者,在巴西打乒乓球的人很少,“在我们的语言里,对乒乓球有两种称呼,一种就是它正规的英文名字翻译来的,一种就是‘PINGPANG’,而‘PINGPANG’这种说法有一点不尊重人,或说嘲讽,意思是小孩儿玩的游戏,比较简单、幼稚。”来到里约10天,走访了很多社区和赛场,见过羽毛球场,但至今从没看到过乒乓球桌。

不过,本届奥运会最大的亮点,肯定是那匹来自非洲的狼——夸德里·阿鲁纳,他在连灭了韩国名将庄智渊和德国名将波尔后,成为非洲历史上第一位闯入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八强的选手。他的背后,没有中国乒协输出的教练团队,却是来自德国的教练。不论师承何派,夸德里·阿鲁纳的亮眼表现也说明了,狼群们或许会像星星之火一般,总有一天能和梦之队来个燎原之势的碰撞。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陈甘露里约热内卢现场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