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篡天 正文 第一卷 妖孽还活着_第六十七章 奇女初临

2019-10-12 21:0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正文 第一卷 妖孽还活着_第六十七章 奇女初临

皇甫家的一间深院中,皇甫一鸣屏退了守门弟子,带着二人进去。

“你们在外边陪着他们守好这里,就不用跟来了。”

夏侯韬顿时对着唐末和夏超说道。

“是,二家主!”

两人抱拳退下。

随即,三人进了屋。

夏侯宇龙这一路,越靠近夏初临的那间屋子,心中的急切却是越胜,而且亲切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晰。

到了屋子里,已经是实质般的感到亲切。

他觉得仿佛在哪里,就与这女子有纠缠一般,奇异无比,第一眼看这女孩他就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和好感。

夏侯宇龙认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夏初临,但这种感觉却是实在存在,他也说不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和她,前世就是相识不成?!”

夏侯宇龙心中疑惑的问自己,一时间也是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却是慢慢放下心中的疑惑,望着这床上躺着的女孩。

虽然早已对着女孩的状况和样貌烂熟于心,但是此时望着这脸上苍白无比带着病容的女孩,他还是心中一疼,生出要冲上前好好呵护的冲动。

床上的女孩脸色苍白,小脸已经瘦得不像样了。

但还是能从她脸上,看到那灵动和绰约,让人不禁想到,他长大了一定是一个集灵动和婉约一体的绝美女子,带着俏皮和可爱,天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仿佛只要她在身边,就没有任何烦恼和忧虑。

而那些烦恼和忧虑,都被她那轻柔的灵动扫去,使得心中空灵无比,说不出的舒心。

此时女孩眉目紧闭,弯弯的眉毛皱起一个让人心疼的弧度,小巧的鼻子,微微有点红润,但多的却是病态的惨白。

此时夏初临却是仍在梦中,她感觉与那人的距离又近了,仿佛他就在身边。

只要自己一伸手,就能握住他的手,上前一步,就能进入他敞开的怀抱。

她看到那人向自己伸手了,但自己却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去握住那双手。

那亲切的感觉更近了,就在自己身边。

自己感觉到他带给自己的温暖了,但自己怎么也抓不到。

“你是谁呀?

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为什么你身上的味道,这么亲切?

我们,曾经认识吗?

你,怎么不说话呀?”

夏初临不断在心底发着各种疑问,而那人却是没有一点回答,只是不断向自己奔来。

夏初临能够直观地感觉到他的关心和急切,这人的身形却是与夏侯宇龙一般无二。

三人进了房间看到夏初临后,夏侯宇龙身躯颤抖,心中不断呼唤道:“我来了,我找到你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

皇甫一鸣脸上显露着心痛,夏侯韬不忍地摇头轻叹。

“皇甫世伯,侄儿有一事相求。”

夏侯宇龙此时却是认真的对着皇甫一鸣抱拳说道。

“哎……世侄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皇甫一鸣带着心痛和疲惫的说道,却是眼光不离开夏初临。

夏侯韬沉默不语的望着自己侄儿,等待下文。

“侄儿方才已经用灵眼看了她的情况了,长离剑和她身上的怨气,侄儿可以勉强一并解决。

但侄儿还请二叔和世伯回避一下,侄儿用这玉断然不能有任何打扰,不然我和她都会出事。

不仅如此,若是被打扰,纳气玉便会碎掉,长离剑和她身上上的怨气侄儿就再也没办法了。

而且,侄儿还有一事相求。”

夏侯宇龙此时心疼无比夏初临这孩子。

她才十三岁,本来应该像普通女孩子家一般,有自己的童年,有自己的玩伴,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有自己欢喜撒娇的人陪伴。

可是,这孩子此时却是就这般脸色苍白,眉头轻邹,痛苦地躺在病床上,不知生死。

“皇甫一鸣啊皇甫一鸣,难道你的家族就这般不堪,竟然要牺牲一个可爱孩子来崛起!

英雄,呸,垃圾一般的东西!

连街边的臭狗屎都不如!”

夏侯宇龙心中却是愤怒地叹息,对皇甫一鸣已经有了本质的恨意。

“你说罢。”

皇甫一鸣假装沉重地缓缓说道,心中却有了压制不住的欣喜。

夏侯韬却是心惊,这事还有凶险,暗自为自己侄儿担心,但却是知道自己侄儿有自己的打算,并没有任何话语。

“侄儿可以性命担保,长离剑上的怨气除尽,侄儿只求救好她后带她回夏侯家。

侄儿也想请世伯将她赐予侄儿,侄儿长大后,要娶她!”夏侯宇龙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不由得出现了羞红。

那表情很明显的,就是让他们认为自己对这可爱的女孩儿一见钟情了。

“什么?!”

夏侯韬和皇甫一鸣同时惊呼出声,目瞪口呆的看着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顿时十分配合地羞涩的低下头去,表现得想一个纯情小男生一般。

这顿时让夏侯韬和皇甫一鸣认定了这孩子是认真的了。

而夏侯韬惊呼的是自己侄儿要娶这第一次见面的女子,他可是知道,自己侄儿已经不能用小孩子的眼光来看了,那可是说得出必然会做到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侄儿会提这个要求。

皇甫一鸣却是震惊的是这长离剑上的怨气可以除尽,自己皇甫家那可是如虎添翼,争夺武林盟主那可是指日可待。

那样的话,皇甫家足以有了足够与欧阳家那柄神剑抗衡的东西了。

只要本身实力上去了,那还怕争不过欧阳英?!

皇甫家的功法可不输与欧阳家。

对于夏侯宇龙的请求,他也是有点震惊。

但这也只是一点罢了,比起长离剑来讲并没有太多值得震惊的。

他也是有点摇摆不定,心中想着夏初临被带走后,自己用她养剑的事情,会不会被夏侯家得知而传出去。

但想到长离剑上怨气除尽,夏初临就再也没有一点用了。

而且夏初临还可以被送到夏侯家,那夏初临以后出了什么事,可是夏侯家的事了。

夏初临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长离剑人不能近身,自己凭着高绝的内功才压制怨气,触碰长离剑。

一个孩子而已,而且是一个没有任何内力的女孩。

那事说出去,谁信,骗鬼去吧,就是真的也没人信。

那样的话,自己以后也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若是夏侯家那这事情来对付皇甫家,嘿,那说破大天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因为,物证会在这一天消失,人证,已经是夏侯家的人了,都不足以让人相信。

而且这次夏侯家,可是帮了自己天大的忙了,夏侯和皇甫两家的关系在日后也会进一步加强。

这孩子还是出自自己家的,夏侯家少主还说要娶她。

虽然这只是一个孩子的话,但古来都是指腹为婚的。

到时候他要是不娶也没什么,那都是他夏侯家的事情。

娶了更好,夏初临毕竟是出自皇甫家的。

娶了的话,皇甫夏侯两家的关系也会更加亲密。

这次皇甫一鸣可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一个孩子而已,而且是女孩,对除去长离剑的戾气和怨气的皇甫家,根本没什么用。

这夏侯宇龙还真是自己的福星,自己还没有想到,他却是先将方案全部拿出来了。

皇甫一鸣想到这里,心中顿时对夏侯宇龙喜爱的无以复加了。

经过夏侯宇龙这么一提,就是夏侯宇龙不说什么,他也会想办法将夏初临暗中处理掉的。

等长离剑怨气除尽,这夏初临昏迷时那可就是皇甫家的一大包袱了。

要不是对长离剑的怨气有用,自己早就偷偷送走了。

现在有人要替自己将所有的麻烦事都办完,自己还不答应就是傻子了,这次可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皇甫一鸣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更是对夏侯宇龙喜爱到了极点了,只觉得夏侯宇龙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都忍不住抱着狂亲了都。

皇甫一鸣顿时心中欣喜若狂,自己对这小小的要求还不答应那可是要天怨人怒了。

皇甫一鸣当时就是这样想的,但还是维持着家主的气度,含笑说道:“呵呵呵,既然侄儿你相中了她,这也是她的福分,想来,她在夏侯家也不会受任何委屈。

呵呵,侄儿既然要她,世伯哪还有不应许的道理。

贤弟啊,宇龙这孩子真不错啊,呵呵呵。”

最后还是皇甫一鸣当先反应过来。

而夏侯宇龙早就等着皇甫一鸣点头答应,不待自己二叔开口说什么,立马抱拳道:“二叔见证,今日皇甫世伯将夏初临给予我夏侯家了,侄儿就多谢世伯的成人之美了。”

说完,一脸羞红的偷偷瞟向躺在床上的夏初临。

夏侯宇龙那是趁热打铁,先把话说死了再说。

不管怎么样,这女孩龙大少那是要定了的!

先将亲事定下来,龙大少心中才会安稳。

...

...

丽水性病医院排名
吴忠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丹东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丽水治疗性病的医院
吴忠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