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贵州官员反思瓮安事件:敌对思维致民怨淤积

2019-07-21 00:5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年前,这里爆发了一场闻名中外的大规模 群体性事件 。只有近10万人口的瓮安县城,有 万多群众走上街头。由于对一位16岁少女溺水死亡处置不当不满,再加上谣言煽动,愤怒的人群先后冲击了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并点火焚烧了 座办公大楼。

冲天大火震惊全国。19 5年,中国工农红军在瓮安建立了长征路上第一个人民政权 桐梓坡农会。70多年后,这里的基层政权却遭到了质疑:她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究竟如何?反腐防变的能力怎样?她的执政基础是不是正受到威胁?

在一段时间里, 瓮安执政 成了全国领导干部的一道考题, 瓮安之问 引发了社会的深沉思考。

瓮安人的解答是写在现实中的。 年过去,瓮安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信访奇迹:80%纠纷可止于初访

2008年7月4日, 6 28 事件刚过去6天。龙长春从贵州省委办公楼出来,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就直接前往瓮安履任县委书记。此前,他的职务是铜仁行署副专员。一同 空降 的还有代县长谢晓东、公安局长庞鸿和政委周胜。

新班子带着省委的基本判断上任: 6 28 事件是当地社会矛盾长期积累,民间怨愤淤积太久的结果,是典型的泄愤式群体事件。 近10万人的县城, 万多人上街,办公楼烧着了有群众还欢呼。 龙长春坐在车上,一位老领导的话言犹在耳: 瓮安县委坐在火山口上了尚不自知!

此时的瓮安县委大楼已是满目疮痍,龙长春只能先在林业局 安营 。在这里他劈出了第一板斧 县委书记大接访。 要化解民怨,就必须直面矛盾。 他在临时办公楼里先竖起了 为人民服务 的屏风,又在一楼设立了信访接待室。一时间,楼前人流熙来攘往,办公室灯光彻夜通明。

4天后的赶场天,公开大接访的大棚搭到了县城中心的广场上。由于电视台提前发了预告,所以一大早访民就蜂拥而至。工作人员在入口处 放号 ,叫到号后,访民按反映问题被分到不同部门的棚子里,但许多人进场后却直奔县委书记的大棚。

当天一共接访了115个号。傍晚收摊时,上访群众不愿离开,县委、县政府承诺:放号有效,下次继续使用。瓮安县信访局原局长秦综就在现场,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说: 这种场面表明,老百姓对新一届县委县政府抱有希望。换句话说,这些信访件能不能办好,决定了老百姓能不能重新相信你。

在此后的40天里,像这样的大规模公开接访又举行了两次。

除了书记大接访,瓮安还同时启动了干部大巡访、教师大家访、公检法司大联访、乡镇干部大走访,俗称 五大访 。五大访引爆了全县的信访潮。 2008年上半年县上信访只有42件,7月4日到年底,就爆涨到2121件次 449人次。 秦综回忆说, 许多长年积案都翻了出来。

构皮滩水电站移民搬迁是瓮安的一个著名积案。由于不满安置政策,部分移民长期上访。2004年12月,当时的县领导带队到江界河村商议补偿标准,谈判陷入僵局。有村民将宪法拿给县领导,让其当众朗读第二章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矛盾瞬时激化,干部群众发生激烈争执。不满的移民把工作组扣了两天,工作组最后在警察解救下才得以脱身,解救中多名村民受伤。从此,江界河移民成了瓮安一块板结的伤疤。

这块伤疤不时化脓。一些移民参与了 6 28 事件,还有的移民抢占乡政府食堂,自己淘米做饭。2009年夏,瓮安县工作组到江界河村进行了逐户访问,他们发现,僵局缘于敌对思维,对人民内部矛盾只要工作到位,再死的结也解得开。

新政策很快出台:愿意搬迁的移民,及时补偿到位。暂时不愿搬的不强迁,哪天愿意哪天迁,县机关部门对口帮办手续。实在难离故土的,政府花钱在水线上平整一块地,供其建房安置,并由县领导逐一 包保 。

移民后来大多自愿迁走了, 00多户中留下的只有20多户。 龙塘乡党委书记李飞对记者说, 留下的也已安定,江界河基本实现了息访。

大接访当年接案 170件,结案率达98.1%。 6 28 前,瓮安的信访结案率只有18%。半年间,信访结案率提高了80.1%,堪称奇迹。

大接访次年,瓮安信访量迅速回落,2010年下降到69 起,较2008年下降68%。 80%的上访其实完全可以止于初访。 一份总结报告写道, 如果基层执政得力,民怨何以如此淤积,又怎么会爆发 6 28 事件?

权力失范:干群关系扭曲错位

6 28 事件其实早有前兆。

2008年的时候,冲突已有好多次。农民扣干部,警察抓农民,有一次水库移民甚至冲击了公安局。 一位瓮安老干部对记者说, 点燃县委大楼的那把火,是迟早的事。

瓮安事件的深层原因是干群关系的严重扭曲。 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分析说, 公仆跟他的主人,在角色上出现了严重错位。

玉山帮 案是这种扭曲错位的典型案例。

玉山帮 是当时瓮安最大黑帮。因其骨干多为玉山镇人而得名。在2008年7月被剿灭前,它已在瓮安横行了10年。其间,多名黑帮头目成为中共党员,一个黑老大的父亲甚至被任命为村支书,其能量让外间人瞠目。

在 玉山帮 的审判卷宗中,记者看到了6名国家工作人员的名字,其中有乡镇党委书记、科局级干部和公安干警等。判决书写道:由于他们的庇护纵容, 玉山帮 得以获得政治和经济力量,从而发展壮大。

中坪镇党委原书记杨兆明是曝光的保护伞之一。乡邻周知的是,他的儿子拜了 玉山帮 老大熊教勋做干爹。2005年, 老亲 熊教勋看上了一座铁矿,可当地商人的承包合同还没到期。多次滋扰威逼无效,熊教勋即请杨书记出场 劝退 ,并允诺赠送未来 腾飞 洗矿厂干股。

此事正合杨兆明之意。他随即伙同副书记郎永林以无证开采为由,威逼原老板退出了矿山。事后杨、郎如愿各分得 腾飞 六分之一股份,先后获利人民币20多万元。在 腾飞 ,杨、郎也默认了职责,即提供 官方保护 。

中坪镇国土所曾因 腾飞 手续不全下发过十多次停采通知,但由于杨、郎屁股坐在了 玉山帮 一边, 腾飞 每次都顺利过关。郎永林事后供述, 我每月都要与国土所到各个矿山检查安全生产,但 腾飞 从未被处罚。即便他们单独去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地下过处罚单,没有真正处罚过。

中坪镇派出所原所长杨育平的 角色穿越 更为戏剧。杨育平和 玉山帮 另一老大卢宝霖是干亲,两人的合作堪称经典。卢的生意主要是开赌场,杨在卢的多个赌场都有干股,杨调到哪里,卢的赌场就开到哪里。由于杨的庇护,卢的赌场形同敲诈。而且因为有此内鬼,多次打击 玉山帮 的行动都落了空。

具有红黑双重身份的杨育平多次上演无间道。2007年1月,杨得知县公安局决意要禁赌,就给 玉山帮 传过话去: 我们搞的赌场应该停了,不如我带派出所把它砸了,也好给群众一个交代。 天后,杨带着五六个警员冲到赌场,当场砸了啤酒机,还煞有介事地罚了 玉山帮 000元。 两千块买了头猪,所里年终聚餐。剩下的一千元交给内勤上账。

此事不仅成为杨育平夸口的工作业绩,还成为他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证据。

在瓮安,我们经常听到过去这种角色错乱的故事。有警察在警局旁的饭馆吃饭常不给钱,结果老板见他来就关门。有派出所经费不足,就派员隐藏在乡村小路边,等有人骑摩托车过的时候,突然窜出来执法, 没有说服教育,只有罚款放行。 一位老民警说, 有时一辆摩托车一个月能被查三四次。

完全忘掉党的宗旨和自己的身份啦。 临危受命的瓮安县政法委书记吴智贤对记者说,正本清源的第一步,就是要让干部和警察知道:我是谁!

重归公仆:组织压力逼出奇效

压力让瓮安人警醒。醒来后首先做的就是把公仆们 赶 到百姓中去接地气,建感情,找回自己应有的位置。这是强制性的,自干部作风教育整顿以来已问责127名干部。

杨胜乾是雍阳镇原政法委书记,因 6 28 事件受到处分,被调往鱼河乡任乡长助理。深溪村是乡里情况最复杂的村,杨胜乾选择到那里 从头再来 。

进村第一次开大会, 那天出大太阳,主席台在屋檐下的阴凉处,村民们都坐在坝子中间。 杨胜乾说,自己刚在台上坐下,就听到有人喊, 为哪样你坐在阴凉里,我们晒太阳? 对哈,大家都坐在一起。 杨胜乾应和着赶紧把桌子搬到坝子中间。

顶着烈日,他扳着指头一项项地说村里可能发展经济的路子,村民们也一直仰着头,仔细地听着。那次大会后,杨胜乾成为深溪村党总支书记。

接着,杨胜乾为村里引资准备发展1000亩精品猕猴桃种植基地。但一下子流转出这么多土地,在过去肯定要吵得天翻地覆。杨胜乾给农户一笔笔算经济账,靠着增加收入美好前景说服了大家。 现在懂得了什么是为老百姓执政。 杨胜乾总结,把自己摆在服务者的角度,用一颗公心干工作,才会赢得公信。

治吏的同时也在治警。2011年春,瓮安公安系统选派了100名年轻干警到老百姓家去当 义工 。20天里,跟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不准请假,不准探视,凡私自离岗一律关禁闭7天。

中坪镇派出所民警曹开野被派到一个小山村住户,一落脚,房东就问他: 你还记得我吗? 曹开野马上愣住了。

原来,2007年一个冬夜,这个村民曾到派出所报案,说自己的耕牛被盗,因此类案子费时费力,曹开野不积极: 太晚了,明天再去看吧。 村民重复了很多遍心中的焦急,没能说动小曹出警。第二天,小曹又因为有其他事情,最终没去勘察现场。

你知道吗?我那天特别失望。其实也并不指望能找回牛,只是希望在最害怕的时候,你们能起点震慑作用。 那个老乡说, 可我连这都没得到。

此时留给曹开野的只有痛悔。 那次活动回来,许多人的总结都写成了检讨书。

瓮安现象有很强的自上而下的组织内管束特点。 王长江教授说, 而这里的作风转变之所以效果好,是因为他们不仅有风暴,还形成了一套有效的制度。

瓮安县委组织部率先试水建立了 基层组织局 。他们首创了机关和基层党支部 双向组织生活 。 现在县乡村干部都实行了 写民情日记 、 记民情台账 制度,以检查干部下基层的情况和对农户的了解。 瓮安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彭志伟说, 这些记录都是提拔任用干部的依据。

最有特色的是副科级干部任村支书的制度。目前已有49个副科级干部任村支书,约占全县村支书总数的一半。这种典型的自上而下的瓮安做法,在这里还真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

熊永忠是铜锣乡著名的上访户。他所在的村组大片林地因构皮滩水电站的兴建而淹没,可国家给的补偿款却被原村支书廖德云私吞了。后来廖德云被判刑,可他的家族势力仍非常强大。讨款无果,熊永忠只有不断上访。

2011年8月,铜锣乡党委换届,熊永忠再次上访。令他意外的是,新来的党委书记宋华当场表态,15日内肯定给个答复。此时正值瓮安县推行副科级干部任村支书制度,铜锣乡党委将副书记下派村里兼任村党总支书记,同时将临近两村的党总支副书记实行异地交流任职。

由于排除了人为干扰,实地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12天后,宋华等人到熊永忠家商议,听取意见,最后决定用一笔专门的资金解决问题。

等到这个结果,熊永忠大喜过望: 多年的上访路,走到这里,算是到尽头了。

不仅如此,在多次目睹了乡干部的新作风后,熊永忠将一份入党申请书交给村党支部,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为老百姓干事的党,值得加入!

立党为公:利益切割标示执政理念

瓮安矿产丰富,自古就流传着 谁能识得破,金银用马驮 的诗句。如何切割好这块 肥肉 ,一直考验着瓮安的基层政府。

瓮安的磷矿大多在玉华乡,这里也是矿群矛盾最尖锐的地方。由于矿产的开采,当地地下水源曾被挖断,人畜饮水发生困难,而地基的下沉,也导致一些百姓的房屋开裂。

政府的税收增加了,老板腰包鼓了,村民非但没有受益,甚至还受了损失。 玉华乡乡长张林才说, 这样的发展怎能不累积危机?

2007年4月,玉华乡岩根河村田坝组村民与当地矿产开发公司发生纠纷,在解决过程中,村民又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1 名村民被拘留。随后村民冲击了县公安局。 6 28 事件当事少女的干爹也曾参与此事。一年后,正是他用冰棺保存少女遗体,导致事态向恶性发展。

参加群体性事件的许多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政治诉求,大多是因为具体的经济利益问题。 王长江说, 对于人民内部矛盾,解决的关键是切割好利益。执政党要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利益,这是瓮安人用血换来的教训。

2008年10月,瓮安县人大通过了《关于建立瓮安县和谐矿区建设基金的议案》,制定了 谁开发、谁保护,谁引发、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谁受益、谁补偿 的原则,明确矿山开采业主的责任,保证治理资金和治理措施落到实处。

在新理念指导下,玉华乡解决了一桩历史公案。牛宫村由于矿产开发,许多农民失去土地,生活无着。运输矿石是很大一块肥肉,可乡里的车队长期交给私人老板经营,村民得不到一点利益。为此,失地农民常常堵路。

6 28 后,玉华乡动员老板退出车队,然后成立了 北斗装运有限责任公司 ,村民一人一股,每股2500元,总集资120万元。公司雇佣经理班子负责运营,除提取一定公益金帮助村里的孤寡老人,红利年终均分给每个村民股东。2011年,每个股民都分到了2000多元。

公司制度非常严密。每年出生的婴儿在次年入股。 总经理舒泇华说, 公司成立后,再没发生过堵路,一堵路,就损害自己的利益啊。

切民间资本的蛋糕不易,切政府自己的蛋糕更难。

这方面,瓮安也有教训。2007年前,瓮安县工农业产值和财政总收入都增长很快,但用于民生的支出却很低,以至怨声载道。

对此,瓮安一中校长李凤奇的感触最深。在他的记忆里,2008年以前,政府不但不对学校发展投入经费,还要将学校收费中的40%交给财政统筹, 2007年瓮安一中就 统筹 走了116万元。 有校长曾经跑到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去争取、吵架,还是依旧统筹。

当时,瓮安全县 200多名教师承担着近8万中小学生的教育任务,其中瓮安一中的师生比达到1∶ 0,全县人数最多的班级有145人。 全县初、高中校内住宿只能容纳2000多名学生,七八千名学生在校外租房居住。 李凤奇说, 由于管理跟不上,黑社会势力慢慢渗透到学生中间, 6 28 事件中,青少年成为参与的先锋。

痛定思痛,瓮安县领导在反思会上表示: 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先把民生的欠账还上! 2008年以来,瓮安县偿还教育历史欠账4826.77万元,投资 .06亿元建设和改扩建重点学校,筹资 978万元改造了一批农村初中和薄弱学校。县城学校每班学生变成了60人左右,校内宿舍也基本满足了需求。

观念一变,思路大开。征地拆迁是各地政府最头疼的事,然而瓮安县城改造实施 年,涉及到的4000多拆迁户却无一上访。 根本原因就是让利于民。 瓮安县委副书记、县长尹德俊说, 把利益多切一点给老百姓,是市政工程,就切政府的;是商业开发,就切开发商的。

瓮安的补偿政策确实优惠:对县城居民拆迁执行 拆一补一,结构陈新不补差 政策;将农民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从每平方米25元提高到4 .09元;对失地农民的安置方式由原来单一的货币安置,转变为小城镇安置、货币安置、划地安置、社会保障安置等多种安置方式,让百姓自主选择。

如此力度的让利补偿,在全国也是超前的。有人曾经提醒瓮安其中的风险,但瓮安县委的回答是: 发展是为了人民,只要有利于老百姓的利益,就值得干。

还权于民:百姓评判永葆警醒

通过过去 年多的治理,瓮安的成绩单十分靓丽:全县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7. %,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7%。2011年,瓮安实现县内生产总值52亿元,财政总收入7.5亿元,分别是2007年的2. 7倍和 .1 倍。

2011年群众对干部满意度比2007年增长57.2个百分点,群众安全感指数比2007年增长 8.65个百分点,排名全省第2位,尤其是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的满意度从2007年的全省垫底提升到全省第1位。

瓮安的未来也十分光明。一个以县城为中心的60平方公里规模的城市雏形正在显现,瓮安工业园区已经吸引总投资216亿元的57个项目落地建设,农民工创业园及瓮安职校正在工业园区内建设。更让瓮安百姓欣喜的是,县城到贵阳的高速公路将于今年开工,建成后将使到省城的车程缩短到1个小时之内。对瓮安这样一个资源大县来说,这无疑将会如虎添翼!

从大乱到大治,瓮安所做一切的根本就是回归党的宗旨。瓮安的实践也证明,执政者只要醒着,就有的是办法去解决问题,攻克难关。 王长江分析说, 但是,怎样才能保证执政党永远警醒,不再睡去?

王长江曾在瓮安干部陪同下去参观原县委大楼的废墟。大家议论说,这是对执政者的警示。

回到宾馆,王长江和瓮安县干部一起讨论起了黄炎培与毛泽东的 窑洞对 。

67年前,黄炎培先生曾在延安对毛泽东说: 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回答: 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瓮安就是按这个思路在探索,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们对瓮安也应该有新的解读。 贵州黔南州委副书记、瓮安县委书记陈昌旭对记者说, 瓮 字由一个 公 和一个 瓦 组成, 公 代表立党为公, 瓦 代表群众,只有 公 字当头,才能赢得群众拥护,只有做到 公心、公开、公平、公正、公信 ,才能实现瓮安 政治安定、社会安稳、生产安全、干部安心、群众安逸 。

目前,瓮安已普遍推行了村务民主决策的 一事一议 制度、科级干部由群众考评组 下评上 考核制度、各级政府部门公开承诺制度等等。

今年2月2 日,瓮安举行了一次承诺大会。全县2 个乡镇、81个机关单位的负责人在电视镜头前,用普通话对2012年的工作作出公开承诺。 诺而必为,为而必力,言出必行,行必有果。 陈昌旭说, 这就是要对所有承诺的工作,让老百姓可以一条条地对照监督。

让干部们印象深刻的,还有2010年的村(居)民委员会换届 海选 。

民主是一个多环节有机联系的系统。在中国现实情况下,选举环节的单项突进,并不一定会有期待的结果。 王长江说, 这不能成为不搞民主选举的理由,总得开始,发展民主的问题要靠民主的发展来解决。

2010年的 海选 就是这样的 渐进 。全县有21个乡镇的24个村、1个居委会进行了 海选 ,占应选村(居)数的25.8%。

海选 不确定正式候选人,公开报名竞选,村主任、副主任在选举会场向选民发表竞职演讲,由选民直接投票选举。 竞争非常激烈。 一份工作总结写道, 最受村民青睐的还是凭自己双手富起来的人,竟然有107个农村产业带头人和164个农村经济能人进入村委会。

在这次选举中, 6.4%的原村(居)主任没有连任,而新当选的副主任则占到8 .6%。这让村干部们第一次切实感到了压力。

只要执政者的动力和压力都是自下而上的,都来自于内部,来自于老百姓,瓮安就一定能够长治久安。 王长江说。

孩子经常流鼻血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经常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