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神所眷顾之人 053 尤娜

2019-10-12 23:0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所眷顾之人 053 尤娜

丹尼尔皱着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安妮雅没说过,我也就没问过了。”

艾瑞克了然的点头,没再说些什么,他效忠的是安妮雅,不是她的国家,至于她是什么样的人,并不影响他的效忠。

一股力量扭曲着空间,在安妮雅身侧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丹尼尔一把拉住安妮雅,拖到他身后,艾瑞克也取出魔法书,小心的戒备着。

安妮雅反而毫不担忧:“没事啦。”

安妮雅话音未落,漩涡缓缓展开,酥糖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连接的是我的异空间。”安妮雅摊开手,酥糖扑着翅膀就落在了她的头顶上。

“别站我头上!”安妮雅一把将酥糖捉下来。

自从上回安妮雅将酥糖带出来,酥糖似乎就掌握了开门的技巧,时不时就试图从里面钻出来,只不过每次开门都会被安妮雅发现并且镇压。

不过这一回,安妮雅因为正痴迷于红露,所以被酥糖钻了个空子,顺利逃了出来。

酥糖站在丹尼尔的头上,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竖着额头上的呆毛,左顾右盼,巡视着四周。

丹尼尔嘴角直抽抽,右手虚握成拳,挣扎着不要冲上去收拾酥糖。

安妮雅连忙把酥糖护在胸前:“丹尼尔你怎么这样啊,不要和酥糖一般见识啦,你好意思欺负它么?”

抽了抽嘴角,丹尼尔撇头,不再看酥糖,免得真忍不住冲上去揍它。

酥糖却嘎的叫了一声,一双眼睛睁的浑圆锃亮,也不知是挑衅还是如何,头顶羽冠直立而起,挺着胸膛站到了安妮雅肩膀上。

忽然,酥糖瞪着那浑圆的大眼睛,翅膀一展就要向红露飞去。

早就对酥糖的脾性了解的一清二楚的安妮雅连忙冲过去挡住:“这个不能啃!”

被安妮雅一拦,酥糖一个转身擦过,顺着红露的顶端飞向远方。

“啊啊啊!酥糖!别跑!”安妮雅拎着裙角飞快的追了上去。

“嘎――嘎――”酥糖头也不回,呼啦啦的就飞远了。

“啾――”忽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安妮雅“啊!”的尖叫一声,加快步伐嗖的一声就冲了过去。

只见一只灰色的约一尺长的鹦鹉在前疯狂的拍打着翅膀飞快的往回掠,身后两只两米大的血腥鸟在后急追。血腥鸟速度极快,酥糖拼命的拍打翅膀,双方的距离却还是越来越近。

“啊!”两声惊恐的尖叫,菲碧和樊妮姐妹齐齐抱在一起,闭眼惨叫,生怕血腥鸟没注意到她们。

艾瑞克一把拉着安妮雅,并站在安妮雅身前用身体挡住她,手拿魔法书暗自戒备,一旁丹尼尔则急速掠出,带着一道虚影,杀向了那两只血腥鸟。

一剑将其中一只血腥鸟劈成两半,丹尼尔刚要转身击杀另一只,便看到一根银白小箭无声飞出,下一刻便从血腥鸟的背后没入,胸前透出。鲜血尚未喷出,血腥鸟整个身子便当场冻成一个大冰砣。

酥糖劫后余生,嗖的一声顺着小箭飞来的方向飞了过去。

顺着酥糖的路线看过去,只见一个银发银眸的绝色少女,静静的站在那里,正是昨日拉弓引箭助安妮雅他们一臂之力的少女。今日她没有穿她那一身银白皮甲,而是一身普通的白色长袖丝质衬衫,黑色长裤。左手自然下垂拎着弓箭,右手托起,纤细修长的食指上,酥糖正站在上面,对着她卖萌。

“酥糖!”安妮雅飞快的跑了过去,少女抬头看了安妮雅一眼,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中亦无一丝情绪。

听到主人的呼喊,酥糖清鸣一声作回应,却并不如往常一般,飞回到安妮雅身边。

少女抬手将酥糖递了过去,安妮雅笑吟吟的接过,对少女说:“你好,又见面了。”

“你好。”少女轻声回答,声音平铺直叙,毫无起伏,好像一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脸上也无一丝情绪起伏

,让人弄不清楚,她到底还记不记得安妮雅。

“尤娜,你怎么出来了?!”被血腥鸟吓得动不了的菲碧半晌才回过神来,两步走到安妮雅几人身前,昂着下巴,瞪着眼睛,很是恼怒的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女。

被称作尤娜的少女看了菲碧一眼,一语不发,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接着便转身走入身后的房间,吱呀一声,将门阖上。

“这个该死的。”菲碧恨恨的跺了一下脚。

樊妮青白着一张俏脸,对着安妮雅勉强笑笑,哆嗦着声音对安妮雅说:“安妮雅大师,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安妮雅心知两人是被吓到了,当即点点头,和两人一起往正房内走。

“那个女孩是谁啊?”安妮雅问,语气就像是同学之间的八卦。

菲碧和樊妮两人却齐齐一僵,虽然两人飞快的收拾好情绪,却还是被安妮雅发现。

“不过是个下仆罢了,让安妮雅大师见笑了。”菲碧浅笑回道。

“哦。”似乎是被满足了好奇心,安妮雅点点头,不再发问。

回到正房中,两少女无心再玩,让侍女带安妮雅去客房,菲碧二人便急匆匆的回了房间。

“后花园那栋小房子里,住的姑娘是谁?”安妮雅问前面带路的侍女。下仆?那种话酥糖都不信!

面容姣好的侍女闻言脸色就是一顿,随即干笑着:“……我也不清楚。”

安妮雅眉头一挑,随即按捺下来:“原来是这样。”

进入客房,安妮雅直接把自己砸进软和的床上:“艾瑞克,你知不知道那个姑娘啊?”

艾瑞克摇头:“不清楚。”

蒙拉城城主又不是什么大家子弟,他的事艾瑞克都知道的不详细,更何论他家里一个疑似仆人的女孩?

“要不要我去查一查?”不过若安妮雅真想知道,那也是不难的。

安妮雅摇头:“不用了,我好奇而已。”

“安妮雅你想做什么?”丹尼尔问。

安妮雅爬起来,亮眼亮晶晶的盯着丹尼尔:“我喜欢她,我想带她走!”

丹尼尔一脸的古怪,就是艾瑞克脸色也略黑。

七台河治疗阴道炎费用
淄博好的癫痫病医院
鹤岗好的治性病医院
七台河治疗阴道炎医院
淄博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