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邪暝 第五十二章 各方人马

2019-09-13 19:1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暝 第五十二章 各方人马

夜色下,秦天等人先是因为秦牧的话一喜,然后又是各自对视一番,显然不太相信,他们都束手无策的天罗散,秦牧能够解决。

秦牧神神秘秘的笑了笑,然后看向身边的秦陆,笑道:“成与不成,总归要试试吧。”

先前吸纳秦陆灵力时,秦牧也是察觉到一些反常,似乎是某些外来之物,引起了不死火的敌视,而双方对碰的结果,则是那外物被焚烧殆尽。

他察觉到的东西,正是那天罗散的药力。

因此,秦牧对于驱逐这天罗散,也是有了一定的把握。

只是,不死火毕竟是属于他本身,想要替别人抹除体内的药力,其中难度不小,因为这需要的不是浴火重生的力量,而是那恐怖的毁灭之力。

好在秦牧对魂力有所涉猎,对于不死火的操控,也达到了感知入微的程度,在他连续不歇息的驱逐下,秦天等家族强者都是完全驱逐了天罗散的残留药力。

对于流云城其他家族的人,秦牧就没义务去管了,何况秦月说过,那些人需要用来迷惑罗王城,造成流云城均是身中天罗散的假象。

本以为驱逐完药力后就没事了,可秦陆率先出现问题,他感觉自己体内停滞多年的灵力,居然有了上冲的迹象,就如同他的丹府被改造了一般,对灵力的吸纳程度竟是提升了不少。

经过一番描述,秦贤与秦天才惊异的发觉,秦陆这种情况,跟他们服用“百寿丹”后出现的状况差不多,莫不是要突破的征兆?

自从上次得罪了罗王城后,秦天也是果断,直接将秦牧为家族炼制的百寿丹拿出几枚,分别发给秦陆秦月等人服下,若是真的具备突破壁障的神效,也能快速的让秦家实力上一个台阶。

当初家族衰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随着实力强大起来,面临的对手反而更加棘手了。

对此,秦牧自然是感到高兴,他也能猜测到一些原因,想来是不死火进入秦陆体内后,将其丹府进行了一些改造吧。

其实修炼一道,提升修为最主要还是在于丹府的演变,聚气境时能容纳的灵力,总归有限,撑死也达不到地灵境的程度,因此,修炼之路,便是丹府不断改造的过程。

不死火拥有着浴火重生的神奇力量,能够最大程度的将骨骼经脉改造,这也是秦牧在炼体阶段就拥有着变态般力量的原因。可以说,凭借着不死火,他打下了一个堪称完美的根基。

这种根基,现在或许没有太明显的好处,但对于修炼之路,却是莫大的帮助。

因为,扎实的根基,将决定他能走多远。

不管怎么样,秦陆出现的情况,对于现在的秦家而言,绝对都是好事一件。

一夜无话,第二天刚刚放亮,流云城众人则是赶忙动身,似乎想要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毕竟昨晚的兽潮,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无异于噩梦一般的存在。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方人马也是逐渐出现汇聚之势,因为那天苍山脉,已然近在眼前。

“越过前方那座山,就到了约定的地点了。”秦天眺望了一番,然后洪声道。

每一届七城武会,选取的地点都不同,都是由七城投票决定。

虽不同地点,但共通之处却不少,均是地处偏僻、人迹罕见之地。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为了防止某一方提前做手脚,上次选拔赛白家的作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另外,武会需要极其辽阔的场地,也只有这深山老林才能满足这个条件。

一行人历经数日的跋山涉水,终于是抵达了目的地,天苍山脉。

天苍山脉极其的辽阔,因为传闻有灵兽出没的缘故,此地相比于一般的山脉,要冷清的多,在这大荒域,有能力猎杀堪比半步地灵强者灵兽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在流云城人马赶到此地时,早已有两方人马以逸待劳,在前方辽阔的空地上彼此笑谈着。

其中一方,兵强马壮,人数约莫三千上下,阵营上方飘扬的旗帜,显示着他们的身份。

黑岩城,连家!

连家的整体实力,仅次于罗王城,与落霞城不相上下。

另外一方,人数相对要少一些,不过旗帜上透露出来的信息,却让人清楚的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机关城,莫家!

据说这莫家,主攻机关暗器一道,精通暗杀之术,是个一旦惹上就会头疼不已的主。

在流云城一众人马出现时,其余各方也是陆陆续续有人马赶到。

虽说是七城武会,但在七城之下

,附庸的家族势力可是不少,面对着三年一届的盛会,这些小家族岂有不来凑热闹的道理。

而且,这些小家族都是走同一条路线,那便是倾力培养最优秀的族人,相比于大家族盛产天才不同,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选出最拔尖之人,好生栽培。

因此,在往届的武会之中,不乏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取得不错的成绩。

各城势力接连出现,秦牧也是一一打量着,他的目光,只是在那些老一辈强者身上扫过,然后便是落在各方的小辈身上,毕竟,这些才是他接下来的对手。

那些小辈,数量吓人,个个气息雄浑,但秦牧却一个也不认识。

在秦牧茫然时,又是一方浩荡人马抵达,在那最前方,是一名身形壮硕的赤臂男子,一股霸道张狂之气,迎面扑来。

那雄浑的气息,不输秦贤,显然是一名半步地灵的强者。

“那是万岳城的岳金,看见他身边那个少年了吗?”在秦牧打量这行人时,秦天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秦牧的视线,立刻有所游动,看向那岳金身边的金衣少年。这少年同样是身材魁梧,眉宇间,透着几分霸道之意,此人绝对不简单。

“潜力榜排名第十,万岳城,岳山。”

不用秦天解释,秦牧早已将此人认出,正是那高居第十名的岳山。

那所谓的潜力榜,尽管只能代表着对夺冠的期许与综合比较,但能够上榜,便足以代表七城小辈最高的水准。

“这位是紫烟城的沈弦衣,在潜力榜上的排名,比岳山还高两名,排在第八。”

又是一方人马登场,秦天也是不厌其烦的替秦牧解说着。这紫烟城,均是剑修一道,据说其城主的一身剑术,出神入化。

秦牧点点头,也是将那名眉清目秀,背负一柄雪白长剑的少年记在心中。

时间不断推移,各方势力也是相继到场。

“哈哈,见过秦天前辈。”

一道大笑声,突然自远处传来,当秦牧回过头时,一方规模不下黑岩城的人马,已然缓缓靠近。

方才开口之人,是一名面如温玉的中年男子,他一袭白衣,气度不凡,此刻正笑呵呵的对着秦天一抱拳。

“秦贤,还不来见过你的老朋友。”秦天冲着那白衣男子笑了笑,然后对着一旁略微有些恍惚的秦贤,提醒道。

“秦贤兄,别来无恙啊。”白衣男子上前,伸手横隔在秦贤面前,笑道。

秦贤深吸一口气,神色略微有些复杂,然后也是伸手与男子紧紧地握在一起,道:“唐渊兄,好久不见。”

白衣男子名为唐渊,正是落霞城唐家的现任族长,当年与秦贤关系莫逆,在秦贤颓废后,也时常暗中探访,更是留下不少治伤灵药,这份恩情,秦贤自然不会忘。

患难见真情,在秦贤失势后,唐渊算是为数不多仍旧没有远离的朋友。

秦牧见到这一幕,也是微微有些感触,虽说他当时年幼,却明白唐渊暗中伸出援助之手多可贵,心中对秦贤有这样一位朋友而感到高兴。

“你就是秦牧啊?”

在秦牧感慨之际,一道动听的声音,带着审视的意味忽的传来。

于是,秦牧双眼发直的见到,在那唐渊身后,竟然是有一名漂亮的红裙少女,正用美目直勾勾的看着他。

少女极为的漂亮,肤如白雪,黛眉弯弯,身着一袭得体的红裙,更是衬托出那窈窕的身姿,小小年纪,却给人一种惊艳般的感觉。

单论容貌,这少女算是秦牧这些年见过的女孩子中排第一的。

“我是叫秦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家伙……”秦牧显然没反应过来,当即吞吞吐吐的答道。

红裙少女一双玉手背在身后,然后带着审视的目光,不断在秦牧身上游走着,好半响,这才得出一个结论:“马马虎虎。”

“喂,不要随便给人下定论好吗?”秦牧略感不满的反驳道,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无力,倒不是因为这种打击的话从一名漂亮的少女口中说出,而是他已经猜到了少女的身份。

潜力榜第三名,落霞城,唐雨。

这等家世背景,自然有高高在上的资格,毕竟秦牧在那榜上只能排到二十名。

“雨儿,不得无礼。”

唐渊与秦贤叙了一会旧,然后转过身来,将少女拉到身边,介绍道:“这位是小女唐雨,还不见过秦天前辈跟秦贤伯父。”

“晚辈唐雨,见过秦家各位前辈。”

名为唐雨的少女,当即换了个人似的,笑盈盈的对着秦天等人行礼,那知书达理的样子,让秦牧暗暗无语,这是欺负他辈分小么。

在两家笑谈间,不远处突然有着骚动传开,旋即全场的目光豁然转移,落在同一个方位。

那里,数千人浩荡而来,气势冲天。

“罗王城的人到了。”

宝宝老是咳嗽怎么办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打嗝
一岁宝宝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