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诺奖评委会前主席中国官员试图贿选完全是胡

2019-10-09 17:36: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诺奖评委会前主席:中国官员试图贿选完全是胡说

莫言获奖后,诺奖评委马悦然、评委会前主席谢尔 埃斯普马克都来到中国。两人都是为了推广自己的书来的(马悦然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的《巨大的谜语 记忆看见我》,埃斯普马克的七卷本小说《失忆》首部),但抛向他们的问题几乎都是关于莫言的。23日上午,埃斯普马克和《失忆》的译者万之与几家媒体的小型见面会,基本成了 莫言专场 ,所幸,作为一名作家与文学评论家,埃老的回应又超越了目前的 莫言热 ,回归到文学本身。

鲁迅曾谢绝诺奖提名

林语堂、刘半农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沈从文去世前曾上 五人名单 。

:外界有很多传闻说中国作家鲁迅、老舍和沈从文都差一点就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你能和我们具体说说背后的故事吗?

埃斯普马克:是的。我们确实讨论过鲁迅。问题是,在二战以前,没有来自东亚国家的提名。后来赛珍珠提名了林语堂,还有一个很好的中国学者、人道主义者刘半农也被提名了,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人们并没有将他看成一个作家。

我们最先考虑的是鲁迅。当时瑞典着名的地理学家斯文赫定是后面的推动人。他们找到刘半农去问鲁迅,鲁迅说我不想得奖,我还不够格。鲁迅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 后来他去世了。

:鲁迅被提名的时候是那一年呢?

埃斯普马克:他没有被提名,是我们去问他的。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提名不够,许多好的作家都没有被提名。所有的教授、笔会、作家协会、前诺奖得主都可以提名候选人,但是许多好的作家没有被提名,然后诺奖评委会自己会提名候选人。

后来,沈从文被提名了。沈从文差一点就得了奖。诺奖有一个50年保密的政策,但很幸运的是,总是会有一些秘密被泄露出去。几年前马悦然告诉上海的一家媒体沈从文差一点就得了奖。我想如果他没有在1988年去世,他会获奖。在5人名单上他是评委最喜欢的一个。

诺奖从无 政治企图

没向瑞典驻华使馆询问过老舍,文学院从不听命于政府。

:老舍呢?外界也有关于老舍的传闻。

埃斯普马克:关于这件事我无法回答你们。我能告诉你们的是,瑞典学院在上世纪60年代有关于好几个日本作家的讨论,他们请了四位懂外国文学的专家,这个讨论持续了7年,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去世了,最后川端康成得了奖。

万之:确实有传闻说,因为当年中国处于 文革 时期,瑞典学院在1968年给瑞典驻北京大使馆写信询问老舍的情况。

埃斯普马克:不对。我们很小心,基本不会和任何政府机构接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就是瑞典学院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它不会接受任何的指令,也不会接受政府的一分钱瑞典大使馆如果把奖给索尔仁尼琴,会不会给他个人带来人身危险。因为1958年帕斯捷尔纳克获奖,给他个人带来了非常坏的影响,他不得不拒绝接受这个奖。瑞典学院不想让这种情况重演,所以他们问瑞典驻苏联大使馆,但强调只是考虑个人的风险而不是其他。大使馆回答说索尔仁尼琴不会有风险,但这可能会影响苏联和瑞典两国的外交关系,但瑞典婴儿脑瘫两月抬头学院回答,情况可能是这样,但我们相信,索尔仁尼琴是最好的人选。这是瑞典学院不会听命于外交小儿脑瘫医院治疗部门 即政府部门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我们讨论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层面时,我们必须清楚地区分 政治企图 (political intention)与 政治效应 (political effect)这两个词。一个国际性奖项总是会有政治上的效应,但是,这个奖背后从来没有政治企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如何到天津九龙男健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是哪级医院
谁知道天津九龙男健医院好不好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哪个位置
有人在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治好吗
分享到: